快捷搜索:  as  as) and 1=2 (  as) and 1=1 (  as and 1=2

就像是阳光最灿烂的时候深邃大海那样的颜色

 云扬心下诧异更甚,收银买命办事儿的杀手组织,乃是最典型的要钱不要命,此际连该收的银子都不要了,这事儿当真是怎么看怎么怪异啊!
 
    “云扬,我知道心中讶异,本来单就这件事情而言,我们是很愤怒的……”一殿秦广王不满的道:“针对这等隐藏身份的高端人物动作,让我们很是被动。”
 
   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:“这事儿,可就怪不得我吧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一阵无语。
 
    不怪你?
 
    请问我应该怪谁?10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七十五章 战利品!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觉得。
 
    云扬这货除了人样子长得出色之外,其他的一切真心的不咋地,心眼玩的贼溜,自己对上这家伙,除了吃亏,还是吃亏。
 
    罢了,自己的脑子太直,实在是不适合跟这个滚刀肉犯话!
 
    再说下去,说不定又要被坑一回。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再不多话,径自传出消息。
 
    不大一会,九个人带着何汉青的遗物鱼贯而至,他们所携带的物事,当真可说是事无巨细,貌似连一张小纸片也都收拾了过来。
 
    云扬甚至怀疑,这帮杀手是不是在杀了何汉青之后,还将整个何宅都进行了一遍大扫除?
 
    “这些都是我的手下。一个个的,不大懂事,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云公子,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。”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得意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句话,让九个“手下”都是心中猛然间决定回去一定要打他个狠的!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说道:“这一次,可是都累得不轻。孩儿们……这位就是给我们发这个任务的云公子。”
 
    这一句孩儿们,更是让九个人牙都在痒痒。
 
    都是哈哈一笑,纷纷上前示意,与云扬打招呼。
 
    “云公子果然一表人才,人样子出众之极,怪不得能够发布这等坑人的任务……”
 
    “云公子久仰大名。”
 
    一番寒暄之后,秦广王带着九个手下,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一团阴森森的雾气悄然升起,十个人融进了雾气之余,旋即便消失不见了。
 
    云扬眼见森罗庭众人离开,下意识的挠了挠头,这会的他,仍旧感觉眼前种种不大对劲,又或者说太不对劲了!。
 
    “这事情不对啊,我这么坑了他们一把,就算是他们在杀何汉青之前不来找我麻烦,但现在何汉青都已经死了,双方合作关系告一段落了,怎地还没有动作呢,甚至愿意无偿给我帮助……唯一的一点指责,也不过就是一殿秦广王不疼不痒的那几句话,若说这也算是秋后算账,未免太便宜了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是为什么?”
 
    老梅走了出来:“公子,这些人都不简单啊。”
 
   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:“一殿秦广王这人太没心眼了,真拿我当笨蛋了,那后来的九个人,每个人的修为都不在一殿秦广王之下,更甚犹有过之,必然就是森罗廷十殿阎君之中的另外九人!”
 
    老梅登时震了一下。
 
    竟是森罗廷十位阎君倾巢而出?
 
    “只不过……他们一起过来给我送东西……这事可是大不对劲了,我现在有一种很微妙却又实在的感觉,那就是……他们根本就是专门过来看看我长什么样子的……却又完全没有恶意。”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,委实是奇怪。”
 
    水无音顶着好似鸡窝一般的脑袋走出来,看着半院子东西,脸色却是瞬间转为好似吃了几十斤苦瓜一般。
 
    上次整回来的东西,自己一直忙到了今天,才算搞出来一点眉目;现在看来,这些个玩意只怕又要归于自己了……
 
    “此事固然奇怪,但公子倒也不必过于诧异。”
 
    水无音道:“对方既然没有选择翻脸而是示好,那么……森罗廷便是想要交好公子。虽然他们这么做一定有其原因,但我们现阶段不必理会此点,那都是后话。公子只需静观其变,彼时自然会水落石出。”
 
    云扬沉吟着:“这话说得也是,咱们当下确实没有考虑这层事的余地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从今天开始……”
 
    水无音满脸笑容道:“公子可是凭空添了一个强大臂助!森罗廷这次杀了何汉青,又不曾跟咱们翻脸,那么就是与四季楼结成死仇,再无转圜余地,不管他们情愿还是不情愿,以后大家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才是蚂蚱!不会比喻就不要瞎比喻!”
 
    云扬瞪他一眼:“看到了么?这些全都是何汉青的东西,现在这些东西都归你了,赶紧回去整理,看看能不能找出新的线索。”
 
    水无音一声呻吟:“我就知道会这样……”
 
    但云扬已经消失了,就只留下一句话。
 
    “你们几个人,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,不管用什么办法,拼命也好,怎么样也罢,无论如何都要将自己的实力再做突破提升,总之就是去到自身能够提升到的最高极限!”
 
    “四季楼的疯狂报复,很快就会到来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密室之中。
 
    何汉青的人头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桌子上,白发萧然,眼中,似乎还残留着惊恐的余韵。
 
    这位曾经名震天下的四季楼春寒尊主,一生作恶多端,杀人无数,各种残酷手段层出不穷的人,可谓恶贯满盈……在临死的时候,也会感到恐惧吗?
 
    云扬冷冷的看了一会,开始检查何汉青逃走的时候携带的重要物事。
 
    只有这些东西,才是何汉青真正的秘密所在,这些才是何汉青真正在乎的东西。
 
    云扬首先入眼的乃是一块玉佩。
 
    这块玉佩通体尽皆呈现海蓝色的,就像是阳光最灿烂的时候,深邃大海那样的颜色。
 
    如梦如幻,深不可测!
 
    凑在眼前仔细观视,发现内里似有点点光芒,在不断闪烁。
 
    云扬隐隐感觉,那似乎是夜空中的星光闪烁。
 
    玉佩的边角触觉很是光滑,显然此玉佩早已不知道被那何汉青在手上把玩了多少时间了。
 
    在这个世界上,玉石色泽多以黄色、绿色、白色为主,赤色墨色则相对较少,而蓝色的玉石却是更为罕见,至于说玉色能够蓝到了当前这块玉佩的地步,里面甚至还有莫名的光芒闪烁,不说绝无仅有也差不多,反正云扬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。
 
    这块玉佩单纯抓在手里把玩的时候,触觉与一般的玉佩毫无两样,但云扬的心中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 
    这块玉佩,绝对不简单、更不单纯!
 
    沉吟半晌,云扬干脆开始尝试用手捏,初初发力甚微,捏之不动,逐渐用力之下,仍旧捏不动,而云扬一直将自身十成修为全部都用了出来,这块玉佩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 
    云扬这下子可是大大地吃了一惊。
 
    以自己现在的力量,就算是手里面的乃是一块星辰铁,即便不能搓圆捏扁,起码也能留下明显的痕迹才是!
 
    但这块玉佩承受自己最强功力,居然无动于衷,只如不见。
 
    这到底是啥东西?
 
    云扬心念一转,又拿出来一把短剑,试着切割,仍旧切不动。再转用百炼精钢剑,灌注自身修为,施展剑气硬砍,还是砍不动,最后云扬发狠,去除一柄小锤,全力砸去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