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as) and 1=2 (  as) and 1=1 (  as and 1=2

云醉月认真的望着云扬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怜惜

区区的手舞足蹈又如何能够描述自己当前的喜悦心情,直接就是手忙脚乱,手足无措,颠三倒四,欢喜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!
 
    如斯庞大的力量,就这么被云扬吃到了自己肚子里,绿绿当然顺便偷偷吸取。
 
    实在是忍不住啊。
 
    太多好东西啦!
 
    开始绿绿还鬼鬼祟祟的偷偷吸取,点滴吸纳,怕被云扬发现,但随着进入云扬体内的药力越来越见庞大,绿绿直接开始不管不顾的全力吸收。
 
    太棒了!
 
    太好吃了!
 
    太幸福了!
 
    哪怕会被云扬痛骂,惩罚,这一顿,也要吃个饱!
 
    反正这么庞大的药力,云扬自己吸收不定得消化到什么时候,自己全力以赴,帮手消化是正经。
 
    可是不管绿绿怎么努力,如何的鲸吞海吸,好似海潮一般的力量始终在持续涌入神识空间,如何消耗也难以消减,更有甚至,云扬身体里面的能量,非但半点也没有减少,反而随着云扬不断将食物、美酒吃进肚子里,裨益潜能反而越来越见庞大!
 
    云扬对此并无任何不舍,因为他完全能够确认,今日所有食材供给的灵力,全部都被那奇怪美酒完完全全、彻彻底底的融为一体,再也不分彼此,全部变成云扬自身的底蕴!
 
    这酒,竟然是最后的催化剂、融合剂?!
 
    将所有的灵力,全部转化为最单纯最原始的丹元、命元、气元之力!
 
    原本云扬还在担心,自己会否将在吃过这段饭之后变成人形营养包,人人尽皆觊觎,所有生灵都恨不得扑上来啃自己几口,毕竟之前的灵气,让云扬全身上下都变成了天品圣药一般的宝贝,而且气息全然无法掩盖,只要走出去,便足以让全世界每一个看到他的生灵,就像是狼见到了肉一样的贪婪起来。
 
    但这几杯酒下肚之后,却将所有药力全部转化作了平和之物,全数归为云扬自身底蕴,之前那股诱人发狂,引人犯罪的气息,全部消弭。
 
    现在的云扬,就只是与之前全然没有半点异样的少年人。
 
    嗯,当然还是很俊俏很英朗的翩翩少年郎!
 
    此刻,云扬已经喝了六杯酒,看着云醉月又提起酒瓶子要来倒酒,不由苦笑道:“月姐,你劝酒可真勤,看来反而是你想把我灌醉啊!”
 
    云醉月嫣然说道:“怎么会呢?今天这酒,就算是你想要多喝,也不会给你喝太多,就只准你喝九杯而已!”
 
    九杯!
 
    云扬登时怔了一下。
 
    九这个数字,可说是引动了云扬的敏感神经。
 
    原本融洽的气氛登时转为低沉。
 
    云醉月清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后悔的神色,急忙笑道:“来,小弟,吃菜吃菜,今天这桌菜,若是吃不完可是太浪费。”
 
    云扬苦笑。
 
    这桌菜若是吃不完,又岂止是浪费两个字可以形容?
 
    就算是暴殄天物这四个字,也绝对无法形容这种浪费是何等的丧心病狂、令人发指!
 
    “月姐,您是从哪里整来的这么多好东西?”云扬实在是忍不住,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这些食材啊……”
 
    云醉月笑了笑,道:“之前有个奇怪的老头,留在这里三个箱子,然后死了。今天适逢我遣散人手,收拾东西,才发现那几个箱子里居然是这些东西……正好今天家宴招待你,好东西自然要留给自己家人享用。小弟你说对不对?”
 
    对不对?
 
    你说的都对,好吧。
 
    对云醉月这番话,云扬半个字都不信!
 
    哪里会有这等事?
 
    老头来到这里留下三个箱子,死了!?
 
    能够拥有这三箱子东西的主人,相信那老头就算是浑身上下碎成了七八十段,只要最还能吃东西,他就能活,而且还不止是长命百岁,长生不死亦属可期!
 
    还有,且云醉月说这番话的时候,语气语速尽皆熟极而流,恍如没有考虑,这分明就是早准备好了云扬有此一问。
 
    这件事可就更显奇怪。
 
    云扬想破了自己的脑袋也没有想通个中因缘。
 
    “云扬……兄弟。”
 
    云醉月认真的望着云扬,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怜惜,举起酒杯:“兄弟,你……辛苦了……嫂子,敬你一杯。”
 
    辛苦了?
 
    这个话头让云扬一下子愣住了。
 
    不知怎地,乍然听到这三个字,云扬突然生出了一种心酸的感觉。
 
    辛苦……
 
    云扬想起了自己的八个兄弟,深深吸了一口气,展颜笑道:“多谢嫂子,干了!”
 
    再无二话,举杯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云醉月也将杯中酒缓缓喝下去,旋即又给云扬倒满一杯,自己仍旧只倒一个杯底,神色间,踟蹰了许久,缓缓道:“兄弟……以后……”
 
    她说出来这几个字,突然间停了下来,神色复杂空前,想了想,才道:“……你一个人,孤苦无依,举世皆敌……你……你今后一定要多多珍重。”
 
    云扬感慨的叹口气:“义之所在,心之所安,无谓举世皆敌。天下吾敌,又如何?!”
 
    他此刻的眼神平静,冷静,那是一种沉淀的坚决坚毅。
 
    面对云扬的坚毅眼神,云醉月心头登时一酸。
 
    她如何不知道云扬是怎么想的。
 
    为兄弟们报仇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