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as) and 1=2 (  as) and 1=1 (  as and 1=2

想要取得这张图完整的内容最少还得再有五块以

然后碎了……嗯,是铁锤的锤头碎了,那玉佩仍旧维持原状,丝毫未损!
 
    “这么硬?!”
 
    云扬这下子可是真的都有些吃惊了。
 
    这到底是个啥玩意,怎么会坚硬到这等地步,不信邪的云扬径自拿出来了天意之刀。
 
    天意之刀是云扬见识过的最锋锐,无可争锋的犀利锐锋,此前没有任何人,任何事物,甚至任何功体能够抗衡此刀一割,即便强如刀尊者也要伤在此刀之下,就不信天意之刀也斩不开这古怪玉佩!
 
    云扬持刀在手,兀自下意识的犹豫了一下,随即便是一刀劈了下去!
 
    当!
 
    天意之刀弹了起来。
 
    蓝色玉石上,竟是仍是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 
    向来无往而不利,无牢不破的天意之刀竟在这方玉佩之前,无功而返!
 
    云扬赶紧查看天意之刀的刀刃,举凡强强对撼,一方无损,有损的基本便一定是另一方,刚才小铁锤硬撼玉佩不敌,己身破碎便是明证,所幸天意之刀的刀刃,也是没有半点损伤!
 
    这一劈之后,云扬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这人世间的兵器不能破坏这块玉佩也就罢了。但连这天意之刀,竟然也没有办法损坏它?
 
    这岂不是说……这块玉佩,乃是与天意之刀相同级别的存在?
 
    何汉青手里,怎么会有这等好东西?
 
    看着玉佩被摩挲的光滑一片,云扬可以想见,何汉青拿着这块玉佩,恐怕已经绝对不止十年几十年……恐怕已经是一辈子的时间。
 
    何汉青想必也知道,这块玉佩,绝对不是凡物。所以一直抓在手里,随时随地的研究。但,他一直到死,也没有任何发现。
 
    “绿绿!”
 
    “啊呀呀……”
 
    “看看这块玉佩。”云扬径自将玉佩扔了进去。
 
    落在了绿绿的根部。
 
    “啊呀呀?”绿绿好奇的伸出一条藤蔓,将玉佩抓着翻了个面。观视了好半天,却也没提出任何进一步的见解。
 
    “啊呀呀?”
 
    绿绿将玉佩举了起来,用藤蔓拴着,就像是一个小孩,将一个东西好奇的拿到眼前观看。
 
    一股股生命韵律,不但冲击着这一块玉佩。
 
    云扬瞪大了眼睛看着。
 
    这大抵是迄今为止,绿绿第一次没有直接将收到手的好东西直接收化吧?!
 
    岂止何止是云扬诧异,绿绿亦是诧异,这石头分明是好东西,比之前所有的那些都好,但我为什么不能吸收呢?!
 
    然而下一刻,更让云扬、绿绿诧异的一幕出现了……
 
    绿绿所释出的浓郁生命元气,普一喷到那玉佩上,居然跟着就消失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10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七十六章 龙皮宝图
 
    绿绿生存空间里生命源气浓郁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绿绿从来都是攫取灵气,还从未被攫取过。
 
    但这块玉佩居然可以。
 
    虽然只要不是绿绿直接喷到玉佩身上的部分,玉佩自己并不会自行攫取;就只是安静地躺着。
 
    但只要是绿绿对它喷发过去,却会立即被吸收!
 
    绿绿对于此点当然诧异万分。
 
    “啊呀呀……”绿绿嫩嫩的叫着,又再度将玉佩翻了翻,随即便嗖的一下子……
 
    丢了出来?
 
    云扬看着被扔出来神识空间的玉佩,不禁一阵懵逼。
 
    这不管怎样,好歹也是一块美玉好吧?
 
    向来兼容并蓄,好吃没够的绿绿居然不要?
 
    “啊呀呀……”
 
    绿绿藤蔓挥舞,两条藤蔓,居然分开左右,耷拉了下来。像极了一个人摊开了双手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一般。
 
    不能吸收也就罢了,反而要吸取我的生命气息,留着他干嘛?
 
    “是好东西,但你不能吸收!?”云扬眼珠子几乎瞪出来。
 
    这块玉是绝对的好东西,里面的能量更是沛然,但绿绿都无法吸收?
 
    云扬挠挠头。
 
    这玩意看来真是好东西,而且还是好东西之中的好东西!
 
    只是现阶段无法窥破其秘而已,那就留待有缘吧!
 
    云扬将这块玉佩塞在了自己怀里。
 
    何汉青研究不出,我未必就研究不出吧?
 
    将玉佩暂且搁置,云扬又再查看其他的物事。
 
    目光扫视之下,一个叠得方方正正的小小包裹入了云扬之眼;云扬将之打开,发现里面只有一块残破的皮子,上面勾勒着曲线……
 
    这块皮子貌似有点眼熟呢……
 
    嗯……
 
    云扬瞬间想起了自己从韩无非那里得到的那块奇怪的毛皮,貌似也是这样子……
 
    他登时用力撕了撕那皮子,发现与那块一样,也是撕之不坏,柔韧异常!
 
    径自取出得自韩无非的那一块皮子,跟着一块放在一起,仔细对照比较,发现其中一个边可以凑在一起,但中间却分明还是缺了好多。
 
    “看这样子……这乃是一张完整图花。”
 
    云扬皱着眉头,细细看着,喃喃道:“将这两块凑起来也不过就凑起一个角而已……中间还缺了许多。想要取得这张图完整的内容,最少还得再有五块以上的碎片,方能一窥端倪。”
 
    “韩无非有一张,倒也罢了。韩无非的层次不算高,但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藏宝图或者什么神秘地方图,也无可厚非,但,这图层次未必很高……但现在的问题却是,何汉青竟然也有一张!”
 
    “何汉青是什么人,这张图能够被收藏,而且还是这般的珍而重之,连最危急的逃命关头都未曾舍弃……那可就真的是非同小可了!”
 
    云扬敏锐地注意到,何汉青所拥有的这张图,明显比韩无非那一张要保存的仔细得多!
 
   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……何汉青很看重这张图。
 
    “好东西呀。”
 
    云扬顺手将两张图一起扔进了神识空间:“绿绿,帮我保存一下,记得不要吞噬。”
 
    “啊呀呀?啊呀呀……”
 
    绿绿对这两张皮子的质地感到有些意外,用藤蔓卷起来仔细检查了片刻,突然叫了起来:“啊呀呀,啊呀呀,啊呀呀……”
 
    “怎么?”云扬霍然回头:“你说这是龙皮?!”
 
    “啊呀呀!”绿绿肯定的口气,藤蔓挥舞,格外认真的点头回应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刹那间翻起惊涛骇浪。
 
    龙皮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